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高教資訊 ??新聞詳情

論我國高校創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十大關系

時間:2021-03-18 瀏覽量:208
分享

從整體看,我國創業教育發展屬于政府引領、實踐驅動型,經各級政府大力推動與高校實踐,高校創業教育規模龐大、成效顯著。新時代新的使命任務,需從粗放式向內涵發展轉型,全面、深入打造具有中國特色、符合新時代需求的創新創業教育體系。創業教育轉型升級面臨許多迫切需要厘清的認識問題,本文試圖分析創業教育發展全球與本土、學校與社會、數量與質量、理論與實踐、素質與技能、廣度與深度、短效與長效、教師與導師、就業與創業、賽場與市場等十大關系。這些問題的研究對提高創新創業人才培養質量、推動創新型經濟與社會發展具有理論參考價值。

     一、全球與本土:創業教育視野

全球化時代,社會觀念國際分享、社會成員國際流動、社會信息網絡互動等為高校創新創業教育國際化奠定了現實基礎。經濟全球化引起資本流動全球化并推動全球性創新創業。數據表明,跨國投資占GDP比重從1985年的0.5%增加到2010年的2.1%。數字技術的興起更打破了創業的時間與空間障礙,數字創業通過產品、服務和商業流程的數字化和創新,正在重塑全球商業格局。盡管新冠疫情爆發使新民粹主義在歐美盛行,但全球化大勢不可阻擋,知識經濟時代全球產業鏈不可能中斷,各國無法擺脫相互依存關系。

培養有全球視野、善于把握全球創業機會和應對全球挑戰的創新創業人才,是高校創業教育應有之義。由于高校對全球創業重要性認識不足、創業師資國際化素養缺失,當前我國高校人才培養體系國際視野不夠寬,全球創業教育發展尚處在起步階段。高校創業教育須著力加強三方面建設。

 首先,將培養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創新創業人才納入人才培養目標。2020年6月,《教育部等八部門關于加快和擴大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的意見》對新時代教育對外開放進行了重點部署,尤其將推進教育現代化和培養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人才擺在重要位置。高校應以此為契機,結合實際情況提出培養具有全球競爭力的創新創業人才戰略框架。

 其次,推進創業教育課程體系國際化。當前,諸多世界一流大學都將全球創業納入創業課程體系,培養全球創業領導者。如斯坦福大學從商業創業和社會創業兩個維度開設系列課程,引導學生利用全球市場和應對全球挑戰;麻省理工學院創立“全球實驗室”(G-Lab),為學生提供赴國際創業型企業實習的機會,幫助學生以“浸入”方式了解不同國家的文化、創業政策、創業環境。

 再次,提升創業師資國際化素養。通過合作開展課題研究、合作開發課程或項目及參與國際主流師資培訓項目等方式,提升創業師資國際化素養。一方面,鼓勵教師積極參與國際組織發起的各類全球性或區域性創業教育研究項目,掌握全球創業動態;另一方面,為創業師資參與國際培訓項目提供機會與資源,鼓勵教師融入全球創業師資網絡。

二、學校與社會:創業教育協同

創業教育順利實施需要發揮政府、企業、社會組織等復合主體的功能。通過構建復合平臺,不同行為主體能充分發揮各自主動性和長處,共同推動創新創業事業發展。如約瑟夫·熊彼特認為,整個歷史上,是創業者不斷創新生產應用技術推動社會經濟發展。邁克爾·彼特斯指出,知識經濟背景下,高等教育機構在社會創業經濟結構性轉變中發揮樞軸作用,以多種形式和途徑為一定社會或地區財富增長做出貢獻。

 然而,受傳統教育模式與產教融合機制建設滯后等因素影響,我國高校創業教育缺乏與外部環境互動,大學依然是當前創業教育的單一主體,社會教育發揮的廣度、深度、力度不足,使高校創業教育發展不能深度嵌入社會運行。一方面,傳統教育以知識傳授為主,忽視與政府、企業、社會組織等機構合作;另一方面,目前高校和企業在促進大學生創業方面的合作充滿偶然性和不確定性,缺乏長效合作機制。而且,高校與企業合作方式單一,不僅缺乏長遠的設計和規劃,在深度支持大學生創新創業的意識和能力上也存在不足。

 如果中國創業教育沒有形成創業教育融合體,將脫離社會運行機制,難以打破大學生創業存活率過低的局面。根據卡爾·施拉姆(Carl Schramm)的創業方盒理論,創業生態系統四大組成機構為創業型企業、傳統型企業、政府部門、高等院校。據此,創業教育要從以下三方面進行改革。

 第一,加強政府區域規劃與政策支持。一方面,政府應全方位評估當地經濟轉型發展資源,重點扶持具有融合潛力的試點企業、地區,形成以點帶面的融合發展格局;另一方面,政府應鼓勵社會各界增強對高校創業教育的支持,出臺相關激勵性政策、凝聚社會各界資源,為高校創業教育營造良好社會氛圍。

 第二,深化高校需求為導向人才培養模式改革。一是深化“以人為本”的教育理念,轉變傳統單向傳授型教學模式,將理論教學與實踐案例相結合,強化學生適應未來發展需求的知識結構與能力結構二是高校應根據國家經濟發展實際需要對相關學科和專業進行調整,以科技成果產業化為特色,強化創業教育對人才培養的引領作用

 第三,搭建高校與企業的融通平臺。一方面,企業可為高校教師、學生提供創業實踐平臺、資金,為學生走出課堂創造條件,實現資源融通;另一方面,擁有豐富創業經驗的企業家和行業專家,能指導學生結合專業開展創業實踐,增強學生將學習轉移到現實世界的能力,實現人才融通

 三、數量與質量:創業教育發展模式

高校創業教育如火如荼,但重數量輕質量、重規模輕內涵的問題依然嚴重。開幾門課、羅列幾個成功案例,往往成為高校宣傳創業教育業績的慣例。不僅如此,表層組織機構、師資力量、實踐平臺等建設高度趨同,缺乏富有特色與發展潛力的創業教育開展路徑。

 思想認識不到位和功利性思維,是創業教育數量與質量失衡的主要原因。首先,有很多高校沒有充分認識到創新創業工作的戰略意義,沒有主動結合本校和區域實際,針對性地開展創新創業工作。有的高校往往被動完成上級管理部門的任務,或將優秀院校工作做法“照搬照抄”,造成“水土不服”局面。其次,高校深受功利性思維影響,建設創業教育課程與實踐項目,僅為了達到政府制定的評價指標,沒有與高校辦學理念、發展規劃、專業建設等深度融合,缺乏對創業教育育人本質的深度思考,缺乏長期發展的根基。

 大學是最高教育機構,是把好人才培養質量的最后防線。如果創業教育缺乏質量意識、沒有把好質量關,創業教育普遍成效就不能體現。擴大創業教育覆蓋面基礎上深入提升創業教育質量,要加強以下兩方面謀劃。首先,找到推動創業教育高質量、可持續發展的動力源。高校創業教育可持續發展歸根結底來自其育人屬性,能培養學生創業思維和創業能力,進而提升國家創新創業水平。因此,應深化高校教師及社會各界對創業教育戰略地位的認同感,增強創業教育主動性,將創業教育核心職能融入具體工作。其次,形成創業教育長期發展規劃。發展規劃是明晰創業教育發展目標、確保創業教育發展資源、優化創業教育發展路徑從而保障質量的重要方式。《滑鐵盧大學戰略規劃(2020—2025)》明確提出推動滑鐵盧大學在創新、創業和社會影響力方面的全球領導地位,配備充足資源;MIT通過“MIT創新計劃”連接、協調與支持MIT所有創新與創業組織,在整合資源、建設新基礎設施、構建創新創業共同體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四、理論與實踐:創業教育教學模式

理論與實踐相互促進是大學發展的內生動力。當前我國創業教育理論研究不深入、創業教育理論與實踐脫節,是制約高校創新創業教育的核心問題。一方面,創業教育缺乏對創業教育課程體系、創業教育效果、大學生創業身份、創業教育生態系統建設等前沿創業理論問題的探究;另一方面,學生缺乏創業體驗和自我建構,導致創業教育無法轉化為學生發展的內生動力

 高質量創業教育師資缺乏、人才培養體系較為封閉等,是導致創業教育理論與實踐“兩張皮”的主要原因。首先,很大部分創業教育師資缺乏必要理論與實踐素養,創業教育教學方法滯后。其次,教育鏈、人才鏈與產業鏈、創新鏈尚未有機銜接,高校封閉式人才培養模式難以滿足科技日新月異、產業轉型升級及職業崗位變化對大學生能力提出的新要求。

 如果創業教育不能實現理論指導實踐、實踐推動理論的良性循環,創業教育便難以在社會發展中發揮高效作用。高校要從以下四方面著手推進創業教育理論與實踐融合。

 第一,加強創業教育理論與方法創新。一方面,結合中國快速發展的創業實踐,凝練具有中國本土特征的創業理論;另一方面,針對創業活動的模糊性、不確定性和復雜性等特征,完善創業教育教學方法,加強創業體驗教學

 第二,建設理論與實踐結合的課程體系。如可引入“創業合作教育”(Entrepreneurial Co-operative Education, E Co-op)模式,將創新創業教育與合作教育相結合,用創業學習替代傳統帶薪實習,學術學期與創業學期交替進行,在培養學生理論與實踐能力的同時避免學業與創業的沖突。

 第三,鼓勵教授參與企業建設與發展MIT斯隆管理學院教職人員中,很大比例具有創業、投資、管理、政策咨詢等經驗。他們的研究是在斯隆管理學院支持與合作下,同私營部門領導人和從業人員一起進行的。“那些能抽出部分時間為企業效力、能為學生找到工作又能同時繼續自己研究的教授,成為典型的 MIT 學者。”

 第四,充分發揮創業空間的教育職能。創客空間(Maker space)是大學創新創業人才培養和學科交叉的重要平臺。通過開設多樣的創客課程、引導學生開展基于現實的產品原型設計與制作、開展跨學科團隊合作等形式,關注學生早期創意;通過創業苗圃、創業孵化器、創業加速器等空間,提升創新創業能力,推動大學生創業轉化。

 五、素質與技能:創業教育培養模式

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目標”框架顯示,人類在實現無貧困、零饑餓、良好健康與福祉、優質教育、清潔飲水與衛生設施、經濟適用的清潔能源等17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方面,仍面臨諸多挑戰。“創業已超越傳統創建企業概念,可能出現于各種形式、各階段的公司和組織(非營利組織和公共機構)”。作為一種思考、推理和行動的方法,創業在緩解全球重大挑戰、應對各類社會問題方面應發揮更大作用。

 當前我國高校創業教育存在重技能、輕素質的痼疾,衡量創業教育是否成功的標志是學生創辦了多少企業、獲得多少經濟價值,甚至獲得多少融資,這很大程度誤導了創業教育的發展方向。缺乏偉大品格的創業者難以承載改良社會的使命。如果創業教育重謀財不重塑人,即便孕生大亨,也難以誕生偉人。因此,創業教育要從以下三方面提升大學生創業素質。

 第一,加強社會創業教育,培養學生建立正確創業價值觀。社會創業已成為世界一流大學創業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如哈佛大學將社會創業滲透到商學院、教育學院、法學院、公共衛生學院等學院,為學生提供與專業教育結合的社會創業課程。不僅如此,哈佛大學2012年起開展“來自校長的挑戰”項目,每年由校長遴選五個全球性社會問題,鼓勵全校學生跨學科合作,設計創新解決方案,以創業形式應對教育創新、能源與環境、醫療衛生等領域的全球挑戰。牛津大學成立斯科尓社會創業中心,開展社會創業教育、研究和實踐,使社會創業成為“世界經濟論壇”的重要部分。中國也有些省市將社會創業與創業計劃大賽相結合,引導大學生關注社會現實問題,以創業原則解決社會問題、實現社會價值。如浙江省2018年起連續開展兩屆“大學生鄉村振興創意大賽”,這些項目為解決鄉村空心村、精神文明建設、老齡化、留守兒童、鄉村醫療等問題提供了解決方案或靈感,真正將創新創業項目寫在祖國的大地上。

 第二,提升大學生創業能力。創業能力是終身學習時代的關鍵能力,也是創業行動的基礎。高校創新創業教育應突出創業能力導向,培養學生創業機會識別、機會評估、風險緩解、愿景表達、堅韌、創造性解決問題、整合資源、價值創造、網絡創建等核心能力。同時,創業教育需關注公共部門創業、商業創業、社會創業、非營利機構創業等不同情境對創業者的特殊能力要求。

 第三,完善創業教育評價方式。創業教育評價是價值評價、過程評價和結果評價的綜合,其中價值評價發揮導向作用,既包含體現創新創業教育經濟效益和現實社會效益的現實價值層面,也涵蓋創新創業教育內在精神追求的精神價值層面。創業教育評價應引導高校關注大學生創業素質培養,而不僅是技能的提升。

六、廣度與深度:創業教育覆蓋面

創業教育覆蓋面多廣、內容多深,是創業教育實踐的難題。彼得·德魯克《創新與創業精神》中提出:“企業家從事創新,而創新是展現創業精神的特定工具,是賦予資源一種新的能力,使之成為創造財富的活動。事實上,創新本身就創造了資源”。我國已基本建立起覆蓋各類型、各層次高校的創新創業教育體系,但通識創業教育存在廣而拼盤現象、精英創業教育存在深而小眾的問題,難以滿足不同類型和層次教育的要求。

 如果廣度的通識創業教育與深度的精英創業教育不能相得益彰,創業教育的有效性、廣泛性便難以實現。通識創業教育課程開設資源受限及創業教育與專業教育融合度不足,是導致該問題的主要原因。首先,一些高校受學科設置所限,其創業師資數量遠遠低于選課學生的數量,使創業教育通識課程的開設質量欠佳。其次,創業教育與專業教育融合不足。一是專業教師的推動力量不足。從目前創業教育實際發展情況看,除商學院、管理學院、工程學院等少部分應用性較強且與創業有深厚淵源的學科外,高校其他學科專業教師對創業教育還缺乏一定程度的認同。這使創業教育無法在普及化基礎上進一步根據學生需求進行針對性開展。二是沒有形成“師生共創”的良好氛圍。當前我國師生共創還處于起步階段,不僅缺乏針對“師生共創”內涵的精準認知,也缺乏相應體制機制支撐。

 高校要深化創業教育教學改革,確保創業教育廣度與深度的平衡。

 第一,借助現代化教學方式普及通識創業教育課程。打造創業教育在線精品課程,完善教育的組織模式、服務模式、教學模式等,突破校園界限,共享通識創業教育內容,拓展創業教育覆蓋面。

 第二,將創新創業教育內容納入專業課程體系,加強對專業課教師的引導與激勵,增強創業教育課程的異質性、綜合性和實用性。以“新工科、新醫科、新農科、新文科”為融合導向,針對不同學科知識結構的特征與人才培養的需求滲透創業內容。

 第三,加強“師生共創”體制機制建設。一方面,專業教師應在教學和科研過程中承擔提升大學生創業意向和能力的職能;另一方面,專業教師要幫助學生更好評估他們是否適合從事創業型生涯,考慮學生與職業道路如何更好匹配。專業教師應根據學生的潛質因材施教,承擔起篩選與指導的職能。

七、短效與長效:創業教育可持續性

創業教育既要反映創業實踐性、不確定性、模糊性等特點,也要符合教育的育人屬性和規律。創業教育(education)不同于創業培訓(training),前者側重于精神、理念、能力、素質養成,后者側重于對創辦和經營企業所需的具體技能進行培訓。當前我國高校將創業教育等同于創業培訓,將創業計劃大賽獲獎數量、大學生自主創業率、創業項目數量、創業融資數量等可量化的輸出性成果作為體現創新創業教育效果的重要指標,存在嚴重的重短效、輕長效現象。

 顧明遠指出:“要從根本上解決諸多教育問題,首先還是要回到‘人的發展’這一教育問題的原點上”“無論是國家希望培養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接班人,還是家長希望孩子成才,首先都要尊重人的發展,促進人的發展”。人的發展具有連貫性與內生性,但我國創業教育縱向發展體系尚不健全,主要集中在高等教育階段,使高校在創業教育開展過程中缺乏前期培養基礎與后期發展指導。這種階段性人才培養能提升創業意識和創業能力,但難以保證學生創業型人格的養成。當前創業教育評價聚焦在創業教育開展的結果和影響等完成式橫切面,缺乏對創業教育的長期發展資源、發展潛力縱切面的評價導向,難以引導高校對創業教育長期發展進行評估與實踐路徑探索。

 創業教育效果的呈現具有長期性和滯后性。如果忽視這一特征,容易誘發短期行為,甚至殺雞取卵的弊端,必將影響創業教育的可持續發展。創業教育要遵循規律、優化評價,促進創業教育從短效向長效過渡。

 首先,遵循創業型人才成長規律。創業型人才培養致力于提升學生的創新意識、創業思維、創業能力等內在品質,使學生具備能浸潤、貫穿終身發展的可持續成長能力。內在創業品質培養是長期、持續的過程,一方面要向基礎教育階段延伸,另一方面需要創業型環境的熏陶、具體創業實踐的鍛煉及體制機制的保障。

 其次,增強創業教育評價的發展性導向作用。一方面,從創業教育育人屬性與規律層面,創業教育對人的影響是長期、常態化的,應拓寬創業教育效標的時間跨度,關注創業教育對學生成長的長期影響;另一方面,從高校創業教育建設層面,應在反映創業教育建設狀況和特征的橫切面評價基礎上,加強對高校建設創業教育的展望性、發展性、長時段縱切面評價,引導高校全方位評估發展潛力、整合發展資源,推動高校創業教育可持續發展。

八、教師與導師:創業教育指導者

古之學者必有師。教師在創新創業人才培養中發揮關鍵作用。“學校的真正性質和方向并不由地方組織和良好愿望決定,不由學生委員會的決議決定,也不由教學大綱等決定,而是由教學人員決定的。”

 創業教育師資隊伍是制約創業教育質量的關鍵。如果創業教育缺乏高水平師資隊伍,創業教育質量便缺乏根本保障。我國高校創業教育部分任職教師是“半路出家”,缺乏創業理論知識與實踐經驗;創業成功人士及企業家則缺乏系統知識準備。由于雙師型師資缺乏,實施中存在教學內容粘合度不強、科學性不足等現象。主要歸因于兩方面:一是“雙創”戰略提出后,盡管開展了系列制度革新,但涉及教師聘任、考核、職稱評定等核心問題的控制權仍在各專業學院或系。這種學科“漂泊”狀態使得從事創新創業教育和研究的教師缺乏學科歸屬感,從而很大程度影響了他們持續推進創新創業教育的積極性;二是學校各部門在邀請校外導師參與創業教育方面沒有形成合力,創業導師隊伍缺乏長期規劃或制度支持,創業導師主要提供一些講座或擔任創新創業大賽評委,未參與創新創業人才培養的核心環節。

 鑒于上述問題,當前創業教育要大力推進三方面改革。

 第一,完善制度設計,吸引專業領域教師投身創業教育。創業教育與專業教育融合是重要改革趨勢,鼓勵具有專業特長的教師將創業教育滲透于專業課程,培養學生用創業思維審視不同領域的創業機會。

 第二,加強創業師資培訓,提升教師開展創業教育的意識與能力。將創業教育作為高校師資培訓的重要內容,建立一支專業化創業教育師資隊伍。

 第三,擴大“實踐型教授”比例。隨著知識生產模式轉型與產學合作的深入,傳統上集教學科研于一身、致力于追求終身教職的理論型教師已難以滿足大學教學、科研及社會服務需求,大學對實踐型教授(Professor of Practice,POP)的需求日益迫切。創業教育領域的實踐型教授往往深耕創業領域多年,具有豐富創業實踐經驗,諳熟產業前沿動向及創業過程的各種風險與問題,能為學生創業能力提升及創業實踐提供切實指導。

 九、就業與創業:創業教育目標

我國創業教育興起的直接動因是緩解高校擴招下的就業難問題,因此“鼓勵大學畢業生自主創業、以創業帶動就業”成為高校創新創業教育的重要目標。盡管高創業率對提高就業率有正向影響作用,但根本上看,創業教育的導向不在帶動就業,而是培養高素質創業人才,應至少包括三層次內涵:一是培養學生理解創業二是培養學生創業能力三是培養學生自主創業。我國高校創新創業教育方興未艾,但以“自主創業”為主要導向甚至唯一導向,將創業教育看作就業教育的一部分或提高就業率途徑的途徑,僅關注創業教育的短期作用和功利效果。這種理念指導下,很多高校將創業教育等同于建設大學生創業園、創業實踐基地,或開設各種類型創業先鋒班、設立創業學位證書課程和創業證書項目等,忽視了創業教育與專業教育融合及人才培養過程中的組織與制度創新。把就業教育與創業教育混為一談,必然導致創業教育陷入定位不高、實施乏力的困境。

 高校應通過優化創業教育理念和加強過程培養,協調就業與創業的關系。

 首先,樹立廣義創業教育觀。創業是一種思考、推理和行動的方法,包括五個維度,一是有能力進行創造性、分析性、戰略性和反思性的思維;二是對自己能力的信心;三是合作能力;四是良好的溝通能力;五是對當前商業環境的理解。創業思維與能力的培養要求創業教育結合專業知識與技能,使學生畢業后無論是自主創業還是直接就業,都可根據社會發展需要、產業升級要求等發揮主觀能動性,充分整合和利用資源開辟新的發展領域,在創富的同時實現自身社會價值。

 其次,從重視結果到重視過程轉變。加強制度建設和內涵發展,從人才培養質量標準、人才培養機制、課程體系、教學方法與評價、教學管理制度、創業扶持等視角,切實推動創新創業人才培養的過程化和系統化。

十、賽場與市場:創業教育去向

創業賽場是推動學生走向創業市場或開展創業練兵的重要形式,是培養學生創新精神與創業能力的實踐平臺,致力于在創業項目發展過程中錘煉與激發學生的品質與潛能,以應對未來工作與生活中的挑戰。百森商學院杰弗里·蒂蒙斯(Jeffry Timmons)提出,經驗和專門技能在創業過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創業教育不同于社會上以解決生存問題為目的的就業培訓,也不同于其他專業學科教育,其能力提升主要源自商業實戰。創業賽場是獲取創業經驗,最終成功融入市場、引領市場的關鍵。因此,各國都將創業計劃大賽視為高校創業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

 但我國當前高校創業計劃大賽過于注重創業賽場,甚至陷入唯賽場、唯獎勵、衍生創業競賽培訓產業等怪圈。這種實踐誤區一方面歸因于創業教育評價的功利化導向,即由創賽獲獎帶來系列榮譽和衍生利益;另一方面歸因于高校對創業教育內涵和功能理解仍存在偏差,過于強調少部分精英學生自主創業行為,忽視創業計劃大賽對全校大學生創業精神和能力培養的輻射功能。

 高校需要從合理定位創賽角色、完善創業教育評價標準、注重項目落地和孵化等著手,引導創業教育培養市場所需的創新創業人才,形成能接受市場檢驗的高質量項目。

 首先,合理定位創業計劃大賽的角色。一方面,充分發揮創業計劃大賽的育人功能,開展創業計劃大賽期間,不僅為參賽團隊提供系統化課程、創業導師指導及資源支持,更要在全校范圍營造創新創業氛圍;另一方面,將創業計劃大賽視為師生共創重要載體,通過產業發展動態和市場真實需求調研,切實將高校科技創新成果轉化為產品與服務。

其次,完善創業教育評價標準。創業教育的最終目標在市場,不在賽場。如果創業教育不改變評價標準,必將導致創業教育走入形式主義、脫離實際的歧途。

再次,注重項目孵化和落地。一是加強政府不同部門間的資源整合,將名目繁多、內容重疊的創業計劃大賽進行整合與統籌,提高項目整體質量;二是加強項目評審過程的科學化和市場導向,引入有豐富經驗的創業者和投資者進行項目評審,真正實現創業計劃大賽對項目的篩選功能;三是建立多樣化孵化平臺,對創意、制造、醫療、農業等不同領域的高質量項目進行細分服務和專業化指導;四是建立追蹤評估與持續扶持機制,厘清創業計劃大賽獲獎團隊創業現狀和挑戰,根據實際情況提供資金、人力、法律等方面扶持

(資料來源:《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21年第1期;作者:徐小洲等,浙江大學;有刪減)


彩神彩票-首页